北邙

江山错落,人间星火。

【果奶】一个双人向小甜饼

*以前在贴吧发过结果我这人没有定力没写完只好总结成一章发了出来

*好久以前写的文笔稀烂不要介意

*ooc属于我

【陈长生】
前些天我和有容回了京城,当时是初冬,天有点沉,风吹在脸上挺冷的。

我和她是骑白鹤回去的。白鹤坐她一个人还算可以,我们两个就未免有些拥挤了,她坐上去后,我坐在她身后,用手将她揽入怀中。白鹤清鸣一声,载着我们向京城飞去。我注意到,有容的耳根着实是红的,歪着头看地下,煞是可爱。我看的有些呆了,她可能越发感觉到我明目张胆的目光,最终将头埋在我肩上。

回到京城已是黄昏。白鹤停在徐府,我将她送回房里,对她道:“明天我来找你。”“好。”她点头应允。

我回了国教学院的小楼,唐三十六已经在湖边,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等我。瞥见我,翻了个白眼:“果然是见色忘友的家伙,你身上还有她的味道你知道吗?”我听罢低头去闻袖口,很淡的一股清香,是她的味道。

又听见三十六说:“唉…真是情义千斤不及胸脯四两。”然后看见他很凄惨的摇摇头。我心中笑,你懂个屁,四两拨千斤你知不知道?

第二天起来得早,去了徐府,来到有容窗前,她背着我在读书。我悄声走进去,她察觉到我来,转身对我笑了笑,她笑的自然好看,我听见她故意说:“来者何人?”我沉声道:“你的人。”她忍不住脸红,羞恼般瞪了我一眼。

【徐有容】

我曾以为自己是一个一心向道,不问世间风花雪月的人,直到遇见了他,才发觉只是之前没有遇到对的人。

靠在他怀里的时候,看起弱不经风,却着实给我带来了依靠。我想,爱情真是一个有趣的东西。

回到徐府的时候,确凿是希望他能留下,但却想起自己好些天没有修行,怕是神圣镜还离得遥远,还做不了离宫那强大的支持者。

有人说,做少年保护不了想要保护的人,所以只能变得更强大。我觉得不然,若真是如此,怕强大的时候,已经不会再动心了。

什么圣光大陆也好,什么黑袍魔族也好,现在不打扰我的生活,我就活在当下。

早上他来的时候,我手中持书,眼角却瞥着他。鲜衣怒马,少年郎。谈恋爱时不一定有什么规格,就像我本是不喜欢像他这种干净的小生的,但爱上便是爱上,如果是有一个标准去找另一半,往往是寻不着的。

我们去吃了早饭,一碗粥,一根油条,店里没有位置,我和他坐在一棵银杏树下,一条长椅,我先喝了口粥,觉察他久久没有动筷子,抬眼望他,他呆呆地看着我,就像第一次见面的样子,我颇为玩味地也看向他,四目相对,最终他忍不住别开脸,红晕烧到耳根。

我们又去了天书陵,像以往一样坐在草地上,我靠着他,一起领悟两断诀,不知不觉,竟倚着他,睡了过去。

【陈长生】
我以前曾听过一句话,说我一生优柔寡断的,都是关于你的执迷不悟。

我常常生活习惯很好,但也许是许久没回神都,也许是枕边没有她,我昨夜辗转反侧,竟是无眠,以至于今天精神不太好。

到了天书陵,说来也是奇怪,她靠着我睡着,我困得要死,却又睡不着,耳边是她软软的呼吸声,我鬼使神差般看向她的唇,微微张着。突然想到三十六跟我讲,说张着嘴睡觉苍蝇会飞进去,想笑,却又鬼使神差没有笑出声,低头去吻她的唇,嗯,糯米糕的味道。

不料她竟醒了。我一脸尴尬直起身,当成什么都没发生目不转睛盯着前方。

她打趣道:“你看到什么了?”我再定睛,眼前只不过是一块断碑,而我把眼睛瞪得大大的,怎么看怎么好笑。我有些羞恼,她笑:“好好好,给你面子。”

我哼了一声,故意低头寻她的唇又啄了一下,她软绵绵看着我问:“干什么呀?”
    “你。”然后我又目不斜视看向前方。

过了一会她才明白,恼羞成怒地锤了我一下。

【徐有容】
         我和他去了天书陵之后,我们便互相依靠着联系两断诀,大概在旁人看来,怎么样都应该是在谈恋爱吧。

         昨夜一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我曾以为给我一张床,我便能好好休息,没想到这些还不够,身边还要有个人,那个人叫陈长生。他在我身边,闻着只属于他的少年气味,竟昏昏沉沉睡去。不知道睡了多久,感觉嘴唇上有一个软软的触感,大概是起床气,头晕脑胀了半天才意识到是他在亲我,手准备举起来推开他,想了想,最终放下手去。

然而他却久久不放开,我于是憋笑睁眼去看他。
………
        大概这样过了些时候,日渐渐沉下,黑夜从远处侵蚀过来,我们起身离开天书陵,回到国教学院。

        国教学院里灯火通明,估计折袖,三十六和轩辕破他们和学生在一起,我和长生先回了小楼。

        他的房间很干净,很整洁。他说:“后天就新年了,我们到时候去看花灯吧。”我盘算了一下,也没有什么事,就答应下来。他又说:“真希望和你这样,看一辈子的花灯。”

         可能恋爱时智商真的会下降,我鬼使神差地问:“那下辈子呢?下辈子你就不要我了?”他从背后圈住我,头埋在我肩上,声音闷闷地传来:“不仅如此,我还要和你一起生生世世。”

………
     晚上的时候,我开玩笑般和他要起聘礼,

他沉默了一下,天黑,我看不清他的脸,然后听见他说:“这个你想要,随时都有啊。反正我都是你的。”

         既然已是命中注定,不过是等天时地利。
        
         

【启红】迟到的端午贺文(甜,一发完)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有常识性错误请指正,因为我也不是长沙人也没看过赛龙舟,真不知道怎么写



【一】
张启山其实不喜欢端午。

别人端午回家家大业大一群人凑在一起热闹,自己府里没几个能一起吃饭的,张启山本人又不怎么喜欢粽子,总觉得像墓里那东西,所以常常和副官吃顿饭就算了事。

最多就是九门一起吃晚饭,也就那时候热闹些。
年年如此。


但今年好像不太一样呢。




【二】
这是张启山认识二月红的第十个年头,也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一个端午。

张启山直起身子,揉了揉太阳穴,放下公文,看向窗外。

今儿端午,想来湘江那边又是赛龙舟,街市的喧闹声已传了进来,也算乱世难得的安闲。

张启山又想起二月红来,心中煞是柔软,不过半日不见,又思念得厉害,便回了家。

推开内屋的门,二月红正在训练徒弟,听见脚步声,回头就看到张启山含笑看着他:“端午节了,放他们休息一天吧。”
二月红点头应允挥手让徒弟下去,对张启山道:“我们去看看龙舟吧。”


张启山略略低头看向二月红,笑着在他唇角落下一吻来,拉过手出了门。

到了湘江岸边,早是人山人海,张启山拉紧二月红,挤进人群中。
江中浮着狭而长的龙舟,约不多时,比赛便开始了。


“五月五日天晴明,杨花绕江啼晓鹰;

使君未出郡斋外,江上早闻齐和声;

使君出时皆有准,马前已被红旗引;

两岸罗衣扑鼻香,银钗照日如霜刃;

鼓声三下红旗开,两龙跃出浮水来;

棹影斡波飞万剑,鼓声劈浪鸣千雷;

鼓声渐急标将近,两龙望标目如瞬;

坡上人呼霹雳惊,竿头彩挂虹霓晕;

前船抢水已得标,后船失势空挥挠。”

更有好事者挂上了鞭炮,噼里啪啦,好不热闹。

二月红专注地看河面上的比赛,张启山专注地看身旁的二月红,等二月红回头又假意看向湖面,再回过头去张启山就垂头低低地笑。

正午已过,比赛结束,人群渐散,二月红回头对张启山笑道:“我们回家吃粽子去吧。”

张启山本想到自己不喜欢吃粽子,又不想扫二月红的兴,便不说话算是默认。



【三】
两个爷们也干不来那包粽子的细活儿,东露出来一块缠上了西边又散了,最后五花大绑才放入锅中蒸。


总算摆上餐桌,张启山也不吃,就看着二月红笑。二月红挑起眉毛,看向了张启山:“你吃不吃罢?不吃我吃了啊。”

张启山继续笑:“你吃吧。”

“你是嫌弃我的手艺罢?”

“自然不敢。”

“那为何不吃?”

“你秀色可餐。”

二月红耳尖瞬间染上红晕,又有些羞恼,低头吃起粽子不理张启山了。




【四】
后来二月红又有些不甘,对张启山道:“尝尝味道如何吧。”

张启山闻言,抬眸望向窗外,忽然又笑了。

走到桌对面去,俯下身,含住二月红的唇,轻而易举撬开牙关,吮过舌尖,极负侵略性的扫过口腔的每一个角落,将二月红口中还未吞下的粽子卷入自己口中,又吞进腹中。

二月红先是有些发蒙,很快便缓过神来,环上张启山的脖子,闭上眼配合,又恶作剧似的轻轻咬了一口张启山唇尖。


张启山缓缓起身,解开一条纠缠不清的银丝,舔了舔嘴角,带笑道:“味道不错。”



【五】

晚上是去的齐铁嘴家,九门中人聚在一起,打麻将,吃饭,约莫亥时才散场。

二月红和张启山走在街道上,寂静无声,灯火闪闪烁烁,二人不紧不慢,行至路口。

张启山忽然止住脚步,看向二月红,目光温柔,仿若有一泓星光在旋转:

“红老板,端午快乐。”




你知道吗,我见过太多美好的夜晚,

可那些,都不及此刻你眼里星辰闪烁。

【启红/红启】张启山喜欢二月红(甜,一发完)

*第一次写耽美文有点紧张,就随便看看吧

*全篇ooc预警

*典狱司虐的我肾疼只好自己产粮了

*欢脱向





【一】

张启山喜欢二月红。
除了二月红,长沙的人都知道。
张启山坐在公文前,
愁啊,愁啊。

这明戳戳的暗恋是个人都看得出来,
比如——
“佛爷,有客人。”
“不见。”
“是二爷。”
“!”
“我这就去接他!!!”



再比如——
中秋节
吴老狗:“佛爷,这月饼我可以吃吗?”
“不行。这是二爷的。”
“那这块呢?”
“吃吧。”
齐铁嘴:我的月饼呢?????


陆建勋:“二月红的命,就是我对付张启山的筹码。”
【看他来不来救他媳妇儿】


这人人都看的出来的明恋,偏偏就二月红看不出来,还天天启山兄启山兄的叫得亲切。

副官给张启山端了一杯茶进来,看到张启山正愁眉不展地托着下巴,“佛爷,是上头有什么事吗?”
张启山没有回答。

副官偷偷瞄了一眼书桌,
桌前纸上写满了“二月红”,

副官:…




愁啊,愁啊。




【二】
张启山一天到晚往梨园跑。
就端端正正坐在那最前头的八仙桌旁,
除了二月红的戏,谁的也不看。
不对,
是除了二月红,谁也不看。

戏一完,就往后台跑。
留那一群张家亲兵傻乎乎地站着。




二月红正在卸妆,张启山整整衣领,咳嗽两声,紧张地走过去,
二月红回头,冲张启山一笑:“呦,启山兄来了啊”


啊啊啊啊他笑的好好看啊啊啊想睡怎么办?!
咳咳咳,不对。

调整一下表情,
宠溺地笑笑,揉揉二月红的头,低头看二月红反应。
二月红:“你别揉了我头发会秃的。”
张启山: …



好累啊撩不动怎么办。





【三】
张启山又跑到了红府。
还带着一把玫瑰。

洋人说这花都有花语,三朵玫瑰代表我爱你,一百一十一朵代表爱你一生一世。
成,那就拿一百一十四朵吧。
我爱你,一生一世。

傻傻地站在门前,
门口的人看到了:“呦,佛爷,您来了?进来吧进来吧二爷在家呢。”


结果张启山想想又怂了。
一溜烟跑了。



【四】
张启山喜欢二月红。
除了二月红,长沙的人都知道。
好的,现在二月红也知道了。
张启山坐在公文前,
更愁啊。
绝望地往桌上一趴,
他完了,
别救他。

是这样的。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二月红闲来无事去了茶楼。

去茶楼本来也没什么事儿吧结果他坐在了一群人旁边。
坐一群人旁边吧也行结果他们在聊天。

聊天吧也没什么啊说个三国红楼什么的结果偏偏他们在聊张启山。

作为深得民心,英明神武的张大佛爷,
自然是茶余饭后的好话题。
有钱有权还帅气单身。
渍。
这还不要紧吧然而他们在聊张启山喜欢谁。

“嗨,这还用说,佛爷这绝对喜欢红二爷啊,次次二爷的戏他都不缺的。”

“可不是嘛,上次我路过红府看见佛爷站在红府面前捧着一把花站了好久呢。”

“我看佛爷这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二爷都不理佛爷的。”

“你可拉到吧,最前头的八仙桌不就是二爷给人家留的嘛”


然后据说咱二爷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地喝完茶走了。


愁啊。
二爷这什么态度。

不行。
我要先发制人。

“去红府。”英明神武的佛爷在一群士兵崇拜的眼神中坐上车,面不改色,心在跳。而且跳的厉害。

走进红府。
二月红正在院子里浇花。

看见张启山走了进来,放下瓢。
“我们需要谈谈。”二月红说。

张启山伤心地要掉色了。
完了他要跟我断绝关系了。

不行。

一脸痛不欲绝,抓住二月红的手。

二月红:?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二月红:“也没有…”

“那你喜不喜欢我?”

“ … ”

张启山见二月红不回答,吧唧一声跌坐在地上。
二月红: …



唉。怎么跟个小孩一样。

二月红蹲下身来,轻轻地把手插在张启山发间,缓缓地摩挲,叹息一声,低头贴上张启山的唇。






张启山: !!!





一夜春宵不可收拾。



【五】

张启山喜欢二月红。
副官:mmp。


他正拖着一车的玫瑰往红府走去。
头上套着面具,佛爷千叮咛万嘱咐不要让二爷知道谁送的,


唉。

人生如此艰难。

从学历史开始就迷这对cp,萌炸了,什么镜子镜子的还有拦桃花看的我心神荡漾,求推荐有没有写二凤和魏怼怼的文( •͈ᴗ•͈)۶♡♡比心心

忍不住想晒一下大佬的明信片

娱乐表面,悲剧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