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邙

江山错落,人间星火。

【启红】迟到的端午贺文(甜,一发完)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有常识性错误请指正,因为我也不是长沙人也没看过赛龙舟,真不知道怎么写



【一】
张启山其实不喜欢端午。

别人端午回家家大业大一群人凑在一起热闹,自己府里没几个能一起吃饭的,张启山本人又不怎么喜欢粽子,总觉得像墓里那东西,所以常常和副官吃顿饭就算了事。

最多就是九门一起吃晚饭,也就那时候热闹些。
年年如此。


但今年好像不太一样呢。




【二】
这是张启山认识二月红的第十个年头,也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一个端午。

张启山直起身子,揉了揉太阳穴,放下公文,看向窗外。

今儿端午,想来湘江那边又是赛龙舟,街市的喧闹声已传了进来,也算乱世难得的安闲。

张启山又想起二月红来,心中煞是柔软,不过半日不见,又思念得厉害,便回了家。

推开内屋的门,二月红正在训练徒弟,听见脚步声,回头就看到张启山含笑看着他:“端午节了,放他们休息一天吧。”
二月红点头应允挥手让徒弟下去,对张启山道:“我们去看看龙舟吧。”


张启山略略低头看向二月红,笑着在他唇角落下一吻来,拉过手出了门。

到了湘江岸边,早是人山人海,张启山拉紧二月红,挤进人群中。
江中浮着狭而长的龙舟,约不多时,比赛便开始了。


“五月五日天晴明,杨花绕江啼晓鹰;

使君未出郡斋外,江上早闻齐和声;

使君出时皆有准,马前已被红旗引;

两岸罗衣扑鼻香,银钗照日如霜刃;

鼓声三下红旗开,两龙跃出浮水来;

棹影斡波飞万剑,鼓声劈浪鸣千雷;

鼓声渐急标将近,两龙望标目如瞬;

坡上人呼霹雳惊,竿头彩挂虹霓晕;

前船抢水已得标,后船失势空挥挠。”

更有好事者挂上了鞭炮,噼里啪啦,好不热闹。

二月红专注地看河面上的比赛,张启山专注地看身旁的二月红,等二月红回头又假意看向湖面,再回过头去张启山就垂头低低地笑。

正午已过,比赛结束,人群渐散,二月红回头对张启山笑道:“我们回家吃粽子去吧。”

张启山本想到自己不喜欢吃粽子,又不想扫二月红的兴,便不说话算是默认。



【三】
两个爷们也干不来那包粽子的细活儿,东露出来一块缠上了西边又散了,最后五花大绑才放入锅中蒸。


总算摆上餐桌,张启山也不吃,就看着二月红笑。二月红挑起眉毛,看向了张启山:“你吃不吃罢?不吃我吃了啊。”

张启山继续笑:“你吃吧。”

“你是嫌弃我的手艺罢?”

“自然不敢。”

“那为何不吃?”

“你秀色可餐。”

二月红耳尖瞬间染上红晕,又有些羞恼,低头吃起粽子不理张启山了。




【四】
后来二月红又有些不甘,对张启山道:“尝尝味道如何吧。”

张启山闻言,抬眸望向窗外,忽然又笑了。

走到桌对面去,俯下身,含住二月红的唇,轻而易举撬开牙关,吮过舌尖,极负侵略性的扫过口腔的每一个角落,将二月红口中还未吞下的粽子卷入自己口中,又吞进腹中。

二月红先是有些发蒙,很快便缓过神来,环上张启山的脖子,闭上眼配合,又恶作剧似的轻轻咬了一口张启山唇尖。


张启山缓缓起身,解开一条纠缠不清的银丝,舔了舔嘴角,带笑道:“味道不错。”



【五】

晚上是去的齐铁嘴家,九门中人聚在一起,打麻将,吃饭,约莫亥时才散场。

二月红和张启山走在街道上,寂静无声,灯火闪闪烁烁,二人不紧不慢,行至路口。

张启山忽然止住脚步,看向二月红,目光温柔,仿若有一泓星光在旋转:

“红老板,端午快乐。”




你知道吗,我见过太多美好的夜晚,

可那些,都不及此刻你眼里星辰闪烁。

评论(4)

热度(44)